央行马骏:就业相当稳定中国无需大规模刺激

中国需要的是能够衡量经济增长更可持续的指标,服务业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每上升一个百分点所创造的城镇就业岗位,在IMF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测的同时

最新公布的一些中国经济数据有所下滑,引发部分市场人士对中国经济走势的担忧。新华社驻外记者走访长期关注中国经济的学者,请他们畅谈对中国经济新常态、宏观政策、结构调整以及改革难点与挑战的洞见。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11日在华盛顿表示,虽然当前中国经济有所放缓,但就业市场相当稳定,中国不需要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
马骏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期间出席国际金融协会举办的中国经济研讨会时说,近期中国没有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的必要。一方面,中国经济正逐步从制造业主导向服务业为主转型,相比以前能吸纳更多就业;另一方面,房地产、部分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杠杆率已经过高,应避免过度刺激继续推高杠杆率加大金融风险。
马骏指出,服务业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每上升一个百分点所创造的城镇就业岗位,就可以抵消中国经济增长减速0.4个百分点造成的就业岗位损失。考虑到过去几年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平均每年约增加1个百分点以上,即便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一些,就业市场也会保持相当稳定。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杜大伟说,今年前8个月中国已实现城镇新增就业岗位约1000万个,这是中国政府相当冷静对待经济增速放缓至7%附近的原因。他预计,受益于国内消费增长,中国经济增速仍将保持较高水平。
马骏认为,尽管房地产市场已成为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下行风险,中国经济发生硬着陆的可能性非常小。他说,互联网、卫生保健等服务行业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亮点。从中长期来看,预计卫生保健业占中国GDP的比重将从目前的6%升至10%以上。此外,中国央行也在通过定向调控措施为农业、小微企业等提供金融支持。他建议,中国要继续推动财税、金融等领域改革,引导生产要素从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更多流入绿色产业和服务业。

新华社华盛顿7月19日电19日再次下调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但同时上调了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一降一升之间显示出,在全球经济走弱的背景下,中国经济企稳难能可贵。

数据弱VS亮点显

澳门新浦京 ,IMF在当天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更新内容中预测,今明两年世界经济预计分别增长3.1%和3.4%,较该机构4月份的预测值均下调0.1个百分点。下调原因主要是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将导致市场信心和投资受损,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巨大的下行风险。

英国经济分析机构凯投宏观经济学家威廉姆斯说,中国最新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差于预期,但由于劳动力市场仍保持健康和好转态势,这将支持经济增长,预计政府短期内不会推出刺激政策。

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布斯特费尔德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英国公投之前,IMF曾计划上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因为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升,中国、巴西、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表现好于预期。

威廉姆斯认为,数据显示城镇岗位需求和求职者的比重创历史新高,城镇职工收入增速也高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即使是农民工,其收入水平也保持两位数增长。

在IMF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测的同时,中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测则被上调0.1个百分点至6.6%。上调原因主要是中国近期推出的经济刺激政策推动了基础设施投资和信贷增长,有助于改善短期增长前景。IMF维持中国明年增长预测6.2%不变。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黄育川说,鉴于中国经济的复杂性,没有单一的指标可以全面反映中国经济。由于中国的劳动力人口正在缩减,就业不再是大问题。

奥布斯特费尔德表示,考虑到中国与欧盟贸易关系紧密,欧元区经济受英国“脱欧”影响放缓在一定程度上会波及中国经济,但中国刺激政策的支撑抵消了部分负面影响。

黄育川认为,中国需要的是能够衡量经济增长更可持续的指标。结构性改革成效需要几年时间才会在关键指标上体现出来。过于关注季度经济数据并不合适。真正的挑战是政府能否落实致力于提高生产力的改革。

近期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7%,经济运行平稳的态势仍在持续。同时,中国的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区域结构都在继续改善,服务业、内需对于经济稳定增长的支撑力更强劲,中国经济发展更趋协调。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中国经济研究员陆瑞安说,与房地产市场和第二产业降温相比,服务业增长保持强劲。这在意料之中,因为一些定向措施直接瞄准中小企业,其中大部分属于服务业。决策者应当进一步放松对私人和外国投资限制,特别是服务业领域。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表示,虽然中国投资增速放缓,但中国经济增长仍然坚挺,这主要是因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增长。中国经济已进入了良性循环,工资增长处于健康水平,消费上涨,服务业规模持续扩大。服务业的稳定增长创造了充足的就业机会。

增速减VS新阶段

随着中国经济稳健发展,中国的对外投资发生了显着变化,中国逐渐成为资本输出大国。美国咨询公司荣鼎集团数据显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对外投资额开始超过吸收外资额。中国政府鼓励企业“走出去”,有实力在全球竞争的中国企业希望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实现资本有效利用。

陆瑞安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可能是一个积极迹象。“长期来看,我愿意看到中国经济减少对投资和信贷的依赖,更加倚重消费和服务来推动经济增长。更加依靠服务业有利于增加就业。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尽管工业产出增速放缓,就业增长仍然强劲,因为与过去相比中国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增加了。”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额已超过去年全年投资额。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史剑道表示,能源领域已不再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首选。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对技术和娱乐行业的海外投资已超过对能源行业的投资。

德国智库欧洲经济研究中心自2013年9月起每月公布针对中国宏观经济的中国经济专家组调查指数。智库研究员莱尔布斯说,虽然近期工业生产、信贷以及新房开工率等数据不够理想,但受访专家对中国未来一年经济发展持乐观态度。调查指数近三个月来表现平稳。9月最新发布的调查指数虽较上月略降0.3至18.8点,但仍高出过去12个月16.0点的平均水平。

不过,奥布斯特费尔德也指出,中国经济转型的道路并不平坦。他建议中国采取措施降低信贷增长以提高银行效率,更好地为经济转型服务。

受访的32名市场分析师中,93.7%认为中国当前经济状况为“正常”至“非常好”,56.3%认为未来一年中国经济将“轻微改善”或“改善”。该调查预计,中国经济今年第三季度增长7.4%,第四季度增长7.5%,2014年全年增长7.4%。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黄育川撰文指出,中国国际收支头寸稳定,财政赤字适度,家庭储蓄率较高,有足够的空间来应对债务风险。黄育川建议,中国应改革财政体制、完善金融市场、鼓励生产率增长,从而保证经济稳定、降低金融风险。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部发布的报告看好中国经济。报告说,中国经济增速在2014年前几个月有所放缓,但放缓之势第二季度结束,经济已企稳回升,这受益于中国推出的微刺激和宽松货币政策。报告认为,应减少对中国经济急速下滑的担忧。

微刺激VS谋定力

俄罗斯国际商业银行证券部首席经济学家基巴尔金说,中国政府出台的微刺激政策让持续增长成为可能。对中国来说,鉴于通胀水平持续稳定,现在是放弃刺激、专注改革的绝佳时机。中国目前已具备给利率市场松绑的条件,通过加速出口弥补内需增长放缓。

日本经济学家加藤义喜认为,持续了30多年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出现适度减速十分正常,有利于结构调整,中国不必太拘泥于国内生产总值在一定范围内的增降,更重要的是要看重经济发展质量。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课题不是如何促进高速增长,而是优化资源配置、调整经济结构、完善机制和技术创新、提高产品附加值,努力将产业结构提高到新水平。

巴西银行联合会前首席经济学家特勒斯特认为,基数变大导致中国增长放缓是正常现象。中国正在进行经济转型,暂时放缓是为了更长远利益。

威廉姆斯说:“总体而言,最新数据并不大可能会让中国经济政策有大的转变。我们仍然预计,中国将继续执行今年以来的政策,如对部分行业进行定向支持,但不会推出大规模刺激政策。”

他说,一个愈发明显的迹象是,比起保持短期高增长,中国政府更加关注中期改革成果,因为这会使中国经济走上更加健康的发展道路。(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乐绍延、曾德金、高攀、文史哲、刘怡然、荀伟、吴心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