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畴精神”的时代诠释者

王廷位等党员干部带领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300多名群众,西畴精神,西畴人不但向石旮旯要地要粮

图片 5

有一种力量,它让人在黑暗中不停摸索,在困境中奋起抗争,在挫折中勇于进取,在贫困中意志弥坚。这种力量就是生生不息、历久弥新的“西畴精神”。从新中国建立初期,到社会主义新时代,西畴人不惧艰难,一心向党跟党走。他们苦干实干,他们开拓创新,他们甘于奉献,在西畴大地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一切也让“西畴精神”更加饱满、更加丰富、更加有生命力。记者在蹲点期间,亲历西畴变化,倾听西畴故事,寻找一位又一位“西畴精神”的时代诠释者。

中国西藏网讯
西畴,地处我国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这里是石头的天地,漫山遍野,潜在的、裸露的,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石头缝里求生存曾是这里的真实写照,“山大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只见石头不见土,玉米长在石窝窝,春种一大片,秋收一小箩。”这首民谣,道出西畴人的困境与愁苦。

西畴:在石漠地里开出幸福之花 向石旮旯要地、要粮
1990年,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的王廷位和刘登荣等基层党员干部,带领当地村民,在乱石丛生的石漠地上,点响了开山炸石、垒土造地的第一炮!历时105天共建成360多亩三保台地。
从此,西畴县正式拉开了向石旮旯要地、向石旮旯要粮的序幕。西畴县委、县政府因势利导,出台炸石造地和中低产田地改造的一系列补助政策,也掀起以炸石造地为主的基本农田建设高潮。
正是凭着“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畴精神”,西畴人摸索出了石漠化治理的独特模式,找到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成功路子:从炸石造地转向综合整治,探索出了“山顶戴帽子、山腰系带子、山脚搭台子、平地铺毯子、入户建池子、村庄移位子”的六子登科模式,实施山、水、林、田、路、电、村综合整治,推进石漠化综合治理。

王廷位:勇点炸石造地第一炮

图片 1

图为西畴县如今在石漠地里种庄稼 摄影 孙健

1990年12月3日,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摸石谷”的一声炮响,至今还萦绕在每一个西畴人的耳边。

图为西畴县三光片区石漠化综合治理前与治理后对比照片 摄影:吕德仁

时光在鏖战中流逝,奇迹在创造中诞生。西畴人不但向石旮旯要地要粮,还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模式,发展高原特色农业、林业、山地牧业和乡村旅游业。组建专业合作社7个,实施土地流转10000亩,种植猕猴桃5000余亩,发展烤烟3000亩,三七1000余亩,种植核桃4000亩,香脆李等林果3000亩。
在大山中开路
群山起伏、乱石林立,曾经西畴县9个乡镇多数村寨通往外界的唯一出路,便是缠绕在悬崖峭壁上的崎岖山路,它就像一条绳索,死死捆住了人们跋涉的腿脚。上世纪90年代初,西畴县各族群众大力弘扬“西畴精神”,喊响了“要致富、先修路”的响亮口号,拉开了一场场农村公路建设大战。

西畴县人均耕地0.78亩,且大部分是缺水少土的石旮旯地。“山大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只见石头不见土,玉米长在石窝窝,春种一大片,秋收一小箩”,西畴人首先面对的是保证生存口粮的难题,木者村更甚。

面对石漠化的吞噬和生存困境的考验,西畴人没有等待、退缩和低头。他们自强不息,意志如磐,奋起向命运挑战,向贫困宣战,用挺直的脊梁托起一片精神高地,用艰苦奋斗点燃希望之光。凭着“西畴精神”,这里石漠变绿洲、石窝变桑田、天堑变坦途、穷乡换新颜。

图为西畴人自主修路 翻拍 孙健

要有粮,必须种粮;要种粮,必须有地,地从哪里来,西畴人要和石头抢……王廷位与村里的党员干部正在酝酿一场与石头的战斗。12月3日,王廷位等党员干部带领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300多名群众,在“摸石谷”点燃了炸石造地的第一炮。

向石旮旯要地、要粮

西畴县鸡街乡中寨村委会的肖家塘村,曾是一个“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深山村落,农户纷纷举家出走,只剩下4户人家。2006年7月,村里唯一的共产党员侯寿高,与另外3家村民姚仕斌、邓招财、姚光金咬牙盟誓,决意自己修路。他们每天早上8点出工,晚上7点收工,家里人轮流送中午饭,坚持6年之久,硬是在大山深处开凿出了一条5公里长的进村公路。他们被大家称为“肖家塘四愚公”。

石破天惊,希望重现。经过105天苦战鏖战,王廷位等人带领木者村群中用铁锤、铁杆等最原始的工具在石旮旯里刨出了600多亩台地。并在当年种上杂交玉米,收获时,产量是以前的4倍,木者村一举甩掉了“口袋村”帽子。村民一个个开心地笑得合不拢嘴,从此,再也不用背着口袋外出乞讨要粮了。

1990年,西畴县蚌谷乡木者村的王廷位和刘登荣等基层党员干部,带领当地村民,在乱石丛生的石漠地上,点响了开山炸石、垒土造地的第一炮!历时105天共建成360多亩三保台地。

图为西畴群众同心协力,一起修路 翻拍 孙健

从此,西畴县正式拉开了向石旮旯要地、向石旮旯要粮的序幕。西畴县委、县政府因势利导,出台炸石造地和中低产田地改造的一系列补助政策,也掀起以炸石造地为主的基本农田建设高潮。“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畴精神”响彻云岭大地。

从此,西畴县正式拉开了向石旮旯要地、向石旮旯要粮的序幕。西畴县委、县政府因势利导,出台炸石造地和中低产田地改造的一系列补助政策,也掀起以炸石造地为主的基本农田建设高潮。

就是凭着这样的苦干和硬拼,西畴县共挖通进村道路3000多公里,乡村公路是全省平均公路密度的3倍以上,所有乡镇均实现了路面硬化,村委会通公路率达100%,自然村通公路率达99.3%。
进入新时代,西畴县委、县政府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对“四好农村路”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探索形成群众主动、精神鼓动、干部带动、党政推动的农村公路“四轮驱动”建设模式,不断深化农村公路管理养护体制改革创新,基本形成结构合理、功能完善、畅通美化、安全便捷的农村公路网,为脱贫致富打开一扇大门,越来越多的群众享受着农村交通大发展带来的红利,一个个美丽村庄正在西畴的小康蓝图上精彩展现。
据了解,截至2018年底,西畴县县公路总里程4123公里,其中国道、省道198.418公里,县乡村道943.976公里,农村公路3025.654公里,公路密度273.77公里/百平方公里,是全省平均公路密度的3倍,实现行政村通公路率、硬化率均达100%,村民小组通公路率达100%、路面硬化率达99%,被列为云南省农村公路建设试点县。

刘丕荣:“5分钱工程”的创造者

正是凭着“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畴精神”,西畴人摸索出了石漠化治理的独特模式,找到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成功路子:从炸石造地转向综合整治,探索出了“山顶戴帽子、山腰系带子、山脚搭台子、平地铺毯子、入户建池子、村庄移位子”的六子登科模式,实施山、水、林、田、路、电、村综合整治,推进石漠化综合治理。

图为西畴县兴街镇老街村 摄影 孙健

“西畴精神”的生生不息,在于西畴人开拓创新之力。

图片 2

如今,在西畴大地上,苍翠欲滴的树木、丰收在望的庄稼、硕果满枝的林地、美丽宜居的乡村……很难与记忆中荒凉的石漠化景象联接。
扶贫先扶志,脱贫靠自己,西畴的发展巨变绝非偶然。坚定不移跟党走的坚定信念在这里落地生根,“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畴精神”在这里薪火相传。于是,融入血液的本色历久弥新,石漠中孕育出幸福之花,美好的家园渐行渐近。

如今的新街镇拉孩村,村外绿水青山,村里整洁干净。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村民们的心情自然是美美的。可就在几年前,村里却还是另一番模样。村党总支书记、主任刘丕荣还记得那时人们对村里环境的评价,“远看青山绿水,近看牛屎成堆”。

图为西畴县如今在石漠地里种庄稼 摄影:孙健

“连村的环境卫生都搞不好,还谈什么‘西畴精神’。”刘丕荣和村两委班子一直认为,必须想办法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村里要顾保洁员,又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号召大家主动干,又不能把卫生维持好。需要的是可以长久地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好能用小钱办大事。

时光在鏖战中流逝,奇迹在创造中诞生。西畴人不但向石旮旯要地要粮,还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模式,发展高原特色农业、林业、山地牧业和乡村旅游业。组建专业合作社7个,实施土地流转10000亩,种植猕猴桃5000余亩,发展烤烟3000亩,三七1000余亩,种植核桃4000亩,香脆李等林果3000亩。

就在刘丕荣和村两委班子商量讨论、研究的过程中,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要是全村人每人每天交5分钱作为村集体卫生保洁费用,由村集体聘请人员负责开展卫生保洁,并严格监督管理,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在大山中开路

村两委班子一致同意,并向全村人发出倡议,着手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当时,许多村名都很积极,因为算下来每人每年不过18块钱。可是也有一小部分群众想不通,村里干部就挨个做工作,让他们明白提升人居环境的重要性。”刘丕荣说。

群山起伏、乱石林立,曾经西畴县9个乡镇多数村寨通往外界的唯一出路,便是缠绕在悬崖峭壁上的崎岖山路,它就像一条绳索,死死捆住了人们跋涉的腿脚。上世纪90年代初,西畴县各族群众大力弘扬“西畴精神”,喊响了“要致富、先修路”的响亮口号,拉开了一场场农村公路建设大战。

“5分钱工程”正式启动,经过村两委班子研究,决定将全村18个村民小组中的21户21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纳入“5分钱工程”卫生保洁员,每月工资300元。这样解决村里卫生环境差的问题,也能有效带动贫困户增收,一举两得。

图片 3

村里有了固定的保洁员,包片、定期打扫卫生,维护整洁,村里的环境卫生一下子又了大变化。村里人,也觉得这5分钱没有白花。如今,“5分钱工程”已经写进拉孩村村规民约,实现了村内环境卫生制度化、规范化运行管理。

图为西畴人自主修路 翻拍:孙健

牟秀才:病逝扶贫一线的好村官

西畴县鸡街乡中寨村委会的肖家塘村,曾是一个“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深山村落,农户纷纷举家出走,只剩下4户人家。2006年7月,村里唯一的共产党员侯寿高,与另外3家村民姚仕斌、邓招财、姚光金咬牙盟誓,决意自己修路。他们每天早上8点出工,晚上7点收工,家里人轮流送中午饭,坚持6年之久,硬是在大山深处开凿出了一条5公里长的进村公路。他们被大家称为“肖家塘四愚公”。

牟秀才是西畴县莲花塘乡大锡板村人。2007年,47岁的牟秀才已经当上了乡里小锡板锑矿厂的副厂长,每月的工资近1000元。有想法、有能力,能干人也好,这是大锡板村村民对牟秀才一致的认识。当时,大锡板村村支书的位置一直没有合适的人远,经过乡党委深思熟虑,决定推选他来担任。

图片 4

当组织与牟秀才交流后,牟秀才没有犹豫和推辞,便辞去了副厂长的职务,回到村里开始了村委会的工作。当时,村干部每月的工资是360元。没有人能想到,甚至连牟秀才自己都不会想到,他选择了为村民服务,直至到生命的尽头。

图为西畴群众同心协力,一起修路 翻拍:孙健

2015年,精准脱贫工作全面开展,已经卸任村支书,担任村委会副主任的牟秀才毅然挑起了村里脱贫攻坚的重任,选择了位置最偏远、任务最重的两个村寨作为包干对象。那时起,牟秀才便骑着家里唯一值钱的一辆摩托车,无论晴天雨天,奔走在扶贫工作的第一线。熟不知,繁重、忙碌的工作已经偷偷开始蚕食他的健康。

就是凭着这样的苦干和硬拼,西畴县共挖通进村道路3000多公里,乡村公路是全省平均公路密度的3倍以上,所有乡镇均实现了路面硬化,村委会通公路率达100%,自然村通公路率达99.3%。

时间又过了两年。一天,村里的干部突然发现牟秀才的嗓子有些沙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便提醒他到医院看看。可牟秀才却说,自己是小感冒,吃点药就好了,坚持守在脱贫攻坚一线。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大锡板村现任村支书牟秀德有些哽咽。

进入新时代,西畴县委、县政府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对“四好农村路”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探索形成群众主动、精神鼓动、干部带动、党政推动的农村公路“四轮驱动”建设模式,不断深化农村公路管理养护体制改革创新,基本形成结构合理、功能完善、畅通美化、安全便捷的农村公路网,为脱贫致富打开一扇大门,越来越多的群众享受着农村交通大发展带来的红利,一个个美丽村庄正在西畴的小康蓝图上精彩展现。

短短半月之后,正当脱贫工作进入了攻坚拔寨的时候,牟秀才的病情恶化到连发声都很困难。经过检查,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住院期间,牟秀才心里根本放不自己的工作,尤其是自己包干的贫困村和贫困户。

据了解,截至2018年底,西畴县县公路总里程4123公里,其中国道、省道198.418公里,县乡村道943.976公里,农村公路3025.654公里,公路密度273.77公里/百平方公里,是全省平均公路密度的3倍,实现行政村通公路率、硬化率均达100%,村民小组通公路率达100%、路面硬化率达99%,被列为云南省农村公路建设试点县。

2018年1月,经过化疗,病情略有好转的牟秀才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大锡板村,顾不上回家就挨家走访贫困户,询问脱贫工作进展。因为说不了话,他就写在纸上与贫困群众交流。可回来刚工作了三天,他的病情突然恶化,不得不再次入院。而这一走,竟成了诀别。那一年,牟秀才58岁。

图片 5

为村民服务的11年里,牟秀才把盖新房的机会让给了别人,把土坯房留给了自己;把进村硬化路让给了别的村,把泥泞路留给了自己……他用甘于奉献诠释了“西畴精神”,用生命之光照亮了“西畴精神”。

图为西畴县兴街镇老街村 摄影:孙健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

如今,在西畴大地上,苍翠欲滴的树木、丰收在望的庄稼、硕果满枝的林地、美丽宜居的乡村……很难与记忆中荒凉的石漠化景象联接。

扶贫先扶志,脱贫靠自己,西畴的发展巨变绝非偶然。坚定不移跟党走的坚定信念在这里落地生根,“搬家不如搬石头,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畴精神”在这里薪火相传。于是,融入血液的本色历久弥新,石漠中孕育出幸福之花,美好的家园渐行渐近。(中国西藏网
记者/孙健 翻拍图片翻拍自西畴县石漠化展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