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讨论明年医药价格工作 价改思路谋变

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一直是发改委酝酿的价格管理新形式的核心内容,完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以及一类精麻药的价格调整方案均是会议重要议题

在医药行业的发展中,买药难、看病难是药界的现状,药品的价格一直是医药人士关注的问题之一。据医药网的工作人员了解,发改委召开医药价格座谈会,讨论药品价格重点工作,药品价格改革或逼近。
自1997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共启动了药品价格调整31次,均是对最高零售价作出调整。然而,最高零售价的调整并没有改变药品价格“虚高”的现状,这也倒逼发改委对药品价格的管理模式“思变”。
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一直是发改委酝酿的价格管理新形式的核心内容。医药招商人士指出,在7月中旬的一次会议上,发改委价格司医药处处长宋大才曾公开表示,开展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是要发挥市场机制基础作用,调动药品采购主体积极性并保障群众基本用药需求,有效通过市场手段降低药品价格。
所谓“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指的是发改委不再以制定药品最高零售价作为主要的管理手段,而是通过对药品实施定额医保支付,超额患者自付的管理方式,让药企主动开展价格竞争,形成更为合理的药品价格。
药品价格过高不仅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还为医药招商、医药代理工作的进行带来一定的影响。所以国家应该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在一定的程度上控制药品的价格,减轻患者以及代理商的负担。

11月20日,大智慧通讯社获悉,发改委拟于明后两日(即11月21日-22日)在浙江省杭州市召开医药价格座谈会,讨论2014年的医药价格重点工作。

了解更多医药政策法规信息请点击

知情人士透露,会议邀请北京、浙江等15个省的发改委及委内药品价格评审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参与,完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以及一类精麻药的价格调整方案均是会议重要议题。

药价改革逼近?

在本次会议上,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被提出讨论,药品价格管理模式“思变”,一直呼声较高的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或将搬上此次讨论桌。

自1997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共启动了药品价格调整31次,均是对最高零售价作出调整。然而,最高零售价的调整并没有改变药品价格“虚高”的现状,这也倒逼发改委对药品价格的管理模式“思变”。

其实,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一直是发改委酝酿的价格管理新形式的核心内容。在7月中旬的一次会议上,发改委价格司医药处处长宋大才曾公开表示,开展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是要发挥市场机制基础作用,调动药品采购主体积极性并保障群众基本用药需求,有效通过市场手段降低药品价格。

所谓“药品支付指导价格改革”指的是发改委不再以制定药品最高零售价作为主要的管理手段,而是通过对药品实施定额医保支付,超额患者自付的管理方式,让药企主动开展价格竞争,形成更为合理的药品价格。

今年上半年,发改委价格司曾进行过一轮征求意见,但是该工作一直进展缓慢。不过,宋大才也曾强调,目前全面实施支付指导价格的条件还不是很成熟,计划通过选择部分地方开展试点之后再择机全面实施。

一位政策专家也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药品在采购中,有一个明确的预算做支撑是必要的,探索建立一套支付价格政策,“那么在药品的价格上也会凝聚共识,这个药到底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支付多少”。

精麻药降价恐晚于市场预期

一直悬而未决的一类精麻药调价问题,再度成为发改委本次医药价格工作座谈会的讨论重点。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该会议对精麻药的调价可能仅仅停留在研究讨论阶段。这也意味着,市场关注度较高的该类药物的降或晚于市场预期。

早在去年9月,发改委对包括人福医药、恩华药业等公司89个麻醉和一类精神药品的原料药和制剂产品展开成本调查,精麻药的价格调整从此拉开序幕。

就在今年5月,发改委药价评审中心针对一类麻精药品召开价格座谈会,被业界解读为精麻药品调价做铺垫。11月份传闻降价10%以上,又将精麻药品的生产企业推向市场漩涡,人福医药、恩华药业应声下跌。

中成药价格调整即将出台

大智慧通讯社从多个渠道证实,今年年内中成药价格调整方案将出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中成药调价会很快公布”。该消息从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一位人士中也得到证实。本月,发改委药品价格评审中心连续召开中成药价格临床专业、医保专业评审会,就调价思路和幅度进行讨论。

而在实操过程中,由于该方案即将面世,一些省市物价部门暂停了各企业中成药最高零售价的拟定工作。一家药企招标负责人周三透露,公司主要生产中成药,递交物价部门一月有余,“但今日通知,中成药物价暂时不出,据说国家发改委有动静”。

前述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内部人士透露,中成药价格调整的方向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已经明确,发改委联合相关部门去年底就针对中药产业进行了系统的摸底调研,于7月下旬完成摸底工作,“相关的方案已经在两个月前提交给相关部门”。

他同时强调,中药的降价方案是经过充分论证的,并召开过多次不同形式的座谈会、专家评审会、并广泛听取有关方面的意见,“这个方案,最大限度的保障了各方利益”。据了解,此次中药调价的基本原则是:“有升有降有保”,但仍以下调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