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塔里木那场大雪

我们已经失去了那种被雪亲密接触肌肤的快乐感觉,那个水窟窿处又结上冰了

图片 5

塔里木的冬天应该是下雪的,可是近来的冬天都是很少见雪的,偶尔有些也是薄薄的一层,一夜风后,就无影无踪了。没了雪的冬天,就像是一个人没了灵魂一般。没灵魂的人很可怜,没雪的冬天也可怜。今年的冬天至今为止没有一丝雪的影子,干燥的空气,干燥的房屋,干燥的田地,以及田里干燥的秸秆,也干燥了我们的心情。干燥的心情遇到了干燥的脾气,如同氧气遇到了乙炔,一个火星儿就点着了。

一早醒来,拉开窗帘,外面的世界已然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了。

回想儿时的冬天,那时的雪是经常光顾的。而且雪花大的出奇,只需片刻就是一片白的世界,白的天空,白的空气,白的大地,白的树木房屋。不知是孩提时的无忧无虑、天真烂漫,还是下雪的缘故,那时的冬天总是充满了开心。搓着冻的通红的小手,吹着白汽,看着院子里的新伙伴—一个崭新的雪人,觉得全世界的快乐都在身边。男孩子经常玩的游戏就是打雪仗,雪球飞舞,嬉笑声不断。飞进领口、袖口的雪,亲密的接触着我们的肌肤,慢慢的融化成水,和着汗水被体温蒸发。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大家才恋恋不舍的回到教室,才发现手已麻木,不能抓笔了。但是快乐却依然在弥漫着。

好久不曾遇到这么大的雪了,内心雀跃得像个儿童,忽然想起小时候的冬天:

寒假里如果遇到一场大雪,那将是整个假期最难忘的时光。拿着铁锹头,费力的爬上雪顶,找一个平缓的小坡。把铁锹头当做雪橇,坐在上面,于是便体会到了“飞”的感觉。虽然再次爬上去会很吃力,而且有时会掉在雪堆里,但是为了那一刻“飞”一样的感觉,依然乐此不疲的往返于小雪坡的上下。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已经很难找到那种小小的满足和天大的快乐了。难道快乐的时光和年龄是成反比的吗?脑袋里装的东西越多,快乐却越少。

那时候每年都会下大雪,气温低到整个池塘都结冰了,上学的路上路过结冰的池塘,总是会淘气地去踩两脚,踩出一个水窟窿,看着流水咕噜噜地冒出来,就觉得很有意思,等到放学回来,再路过那个池塘,那个水窟窿处又结上冰了,只是薄一些,一些大胆的孩子会在厚的冰面上走来走去,旁边会有人拉着他的手,露出一种既好玩又胆怯的情状。

前几日回到连队,在一个酒醉的夜里,天空施舍了我们一点小小的雪花。然而第二天的早上,已经踪迹全无了。只有在草丛的深处才会发现一小群可怜的雪花,在风的淫威下蜷缩着。如同我们可怜的内心。看看现在的我们,每天带着假笑的面具,面对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里。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痛楚,只有在酒醉的时候才能有所舒缓。我们已经多久没有开怀大笑了,而上一次由衷的笑容,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人们把自己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我们的内心呢?每一天都包裹的那么严严实实,在一年的任何一个季节都是。

图片 1

世界的距离缩短了,心与心的距离却越来越远。朋友间的问候,被短信和电话代替了,没有了那种促膝畅谈的酣畅。亲人间的关爱,变成了拇指尖的冰冷的触动,没有了内心深处的交流。我们能够在网络上和一个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彻夜长谈,却和身边的人变的沉默。我们已经失去了那种被雪亲密接触肌肤的快乐感觉,我们的感观世界正在退化,我们的情感也在冷漠。这就是现在的我们,一群失去灵魂的,被称为人的动物。

如果是放假,小伙伴们一定会去河堤上,拿着妈妈给的塑料袋,垫在厚厚的冰雪上,然后一屁股坐上去,呼啦一声,伴随着尖叫声,几个小伙伴瞬间滑到河堤的下面,刺激又惊险,然后拿着塑料袋爬上河堤的上面,接着下一轮,又下一轮,我们可以一直玩到饭点,然后恋恋不舍地带着屁股湿了一大片的衣裤回家去,家里有干燥暖和的衣服,还有热气腾腾的饭菜……

多么盼望着一场大雪,让我们重温那久违的冰冷,冰冷着我们的肌肤,却温暖着我们的心灵。盼望着能够在那场雪中,寻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灵魂。

现在想来,我也算是幸运的一代,虽然没有现在小孩子眼花缭乱的玩具,但是那时候的玩乐都来自于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

或许就是在冬天的大雪天里看着满天白雪悠悠然地飘落,隐约感受得到那种万籁俱寂、唯有雪花零落的空灵;在还没有遇到“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优美诗句时,我就已经见过这样的景色了;在读到“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时候,我会想一个人去大雪的长江边上静静发呆的思绪……

图片 2

比如现在,雪花簌簌地落,人变得平和而敏感:

马路上的车少了很多,即便加上了防滑链,速度也慢多了,不似平时早晨的忙碌和嘈杂,路上走路上班的人多了,大家都穿得厚厚的,走路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那个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在白雪世界里蹒跚着上学的自己:我喜欢这样的世界,在大雪降临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得不小心走路的样子,少了点平日里的那种严肃和一本正经,可爱多了。

最开心的还是小朋友了,一边走路一边玩雪,抓起地上的雪往天上撒,或是捏成一个雪球,向着目标用力投去,一边的家长着急着抓起孩子的手,拉着他急急地往前走。

图片 3

下雪的时候,万物都变得可爱起来:

仰头看漫漫雪花飞舞,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唯有自己一人立于世界之中,灵魂与自然相接,平静而祥和。下雪时,天空的底色是白的,片片雪花倒变成了白底上略暗的点子了,落到眼镜的镜片上,眼前就是六角的结晶体了,一会儿化掉了,再等下一片雪。

收回略酸的脖子,前面那两颗十多米高的松柏上落满了雪,让人想起了野外高大的圣诞树,若是在平时,大概也不会这么关注它们了。

图片 4

停在路边的汽车此刻全都变了一副模样:不管是威武高大的越野车,还是俊朗优美的小汽车,全都变得像《汽车总动员》里萌萌的样子了,对,像玩具车,可爱。

低头时,看见谁家的一串红灯笼掉在地上了,白的雪,红的灯笼,鲜亮又沉静,忍不住要停下来多看两眼。

世界很安静,可以听到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似乎在与你耳语;看到一群人在马路上铲雪,铁锹和已结成冰的雪、水泥地板之间摩擦的声音,此刻如此清晰。

你那里下雪了吗?

图片 5

下雪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变得可爱起来呢。